公司新闻

“与先进合作+自主创新”是本土企业提速的一种好方法

2016年1月17日,贵州省政府与美国高通公司在京共同出资成立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定位为设计与开发基于ARM架构的服务器芯片。一年半过去了,华芯通目前发展的如何,对将来的发展有何规划?近日,华芯通半导体首席执行官汪凯博士与西门子业务部门的Mentor全球副总裁兼亚太区总裁彭启煌(Danny Perng)先生进行了对话。

华芯通半导体的目标
Danny华芯通自成立以来已成为业内瞩目的焦点,马凯副总理视察过贵公司,习近平主席也对网络安全非常重视。您对华芯通的期许和目标是什么?
汪凯:首先,华芯通半导体具有明确的目标:要把服务器芯片做起来。但服务器CPU很复杂,表现在几个方面:性能越来越高,功能越来越强,功耗更低,工艺也更复杂。
我们非常幸运,华芯通半导体得到贵州省政府和高通公司的支持,贵州省政府与高通公司分别持有华芯通55%和45%的股份。因此,我们在资金、技术上相对占有优势。做好芯片技术,需要专注于三个方面:第一,需要强大的财力。第二,需要顶尖的技术,在当今竞争激烈的市场,高性能CPU芯片从零做起非常困难。第三,要有广大的市场需求,中国正处在蓬勃发展阶段,对于服务器CPU的需求与日俱增,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服务器市场。
具备了资金、技术、市场的条件,华芯通还需要一批具有真才实学、真正能做事情的人聚在一起,搭建技术平台。希望在不远的将来,华芯通开发的服务器芯片能够稳步进入市场,为中国或全球市场注入活力。
Danny华芯通在达成今年短期目标的进展如何?
汪凯:华芯通半导体于2016年1月17日在北京宣布成立。刚成立之初,我们重点做安全方面的研发。从2017年开始,我们推进了IC设计方面的研发,华芯通第一代服务器芯片计划于今年年底tape out。此外,我们着手针对大数据、云存储、安全、网络和高性能计算等领域进行开发,把设计与系统平台搭建结合,并不断扩充我们的技术研发团队。
Danny国际上大数据中心领先的供应商包括微软、亚马逊、Google等;在国内,包括BAT(百度、阿里、腾讯)三个公司。现在的趋势是,这些大数据中心搭建商自己也在做研发,通常直接跟半导体公司合作。您怎么看这一趋势?今后,华芯通是否会与联想、惠普等传统厂商合作?或者与BAT合作?
汪凯:数据中心具备比较开放的架构,我们很高兴与数据中心的供应商进行合作。华芯通的业务分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联合传统企业,另一方面是与基于互联网的企业携手。从目前的市场成长速率来看,基于互联网企业的需求要大于传统企业。对华芯通来说,这两方面的市场都是不可或缺的。

服务器的ARM架构如何挑战x86架构?
Danny做高端芯片需要整个生态系统支持,包括系统平台。那么,基于ARM的架构如何挑战X86架构?
汪凯:的确,生态系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芯片设计再好,如果没有真正的应用和生态体系的支持也难以推广。同样,服务器也需要软件、固件、架构等的协同发展。x86架构已具备广泛应用基础,而ARM架构是新晋的市场生力军。目前,包括高通以及多家IoT厂商采用了基于ARM架构的芯片,ARM指令集结构具备多项优势特性,包括低功耗和高性能。任何一个新的生态体系的建设都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需要克服多重困难。相信假以时日,基于ARM架构的服务器芯片一定会在相关市场获得认可和快速发展。
Danny目前,有相当数量的国内外服务器芯片厂商在做基于ARM架构的服务器芯片,半导体行业讲究群聚效应。您认为众多这一类厂商的出现对贵公司来说有哪些利弊?
汪凯:首先,一些大的芯片厂商选择ARM架构,说明大家看到了ARM架构在服务器芯片领域的发展机遇,有利于形成好的生态环境。华芯通与其他厂商一起努力,先把这个市场发展起来,满足需求,更快、更好地推进市场发展。接下来,就是残酷的竞争和优胜劣汰,少数获胜者赢得市场。大多数市场领域的发展过程都是如此。

技术挑战是最大的难点
Danny在技术方面,需要做到高性能、低功耗、制程先进,另外,还需要固件、软件、APP乃至整个系统都要兼备。您认为其中哪个环节的挑战最大?
汪凯:对华芯通来讲,最大的挑战来自技术方面。基于当今的先进技术,以及领先的IP方面的支持,需要一批尖端的人才和对架构深入理解,才能够设计和创造出领先的产品。我们一定要做到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有如登山,真正的冲顶阶段,永远需要的是我们自身的体力和实力。
Danny您的背景是美国名校伊利诺伊大学电气工程和计算机科学博士,在不同的跨国公司担任过高管。与之前您工作过的几家公司比较,您在华芯通面对的挑战和契机在哪里?
汪凯:我曾经在职业生涯早期服务过一些初创公司,前些年,我一直任职于国际型的半导体公司。跨国公司有几个特点,在跨国公司平台上具备规范的流程,并已聚集了一批经验丰富的人才和良好的市场基础。与跨国公司不同,华芯通应该算是一家初创公司。我们的两大股东有明确的目标和非常具体的任务要求,因此,人员上手很快。我们需要快速搭建平台,包括流程建设、顶尖研发人员的招募等 —这是一大挑战。另外一个挑战,来自技术经验的积累,只有实战经验才能更好地帮助一家企业成功。
Danny您希望贵公司有什么样的公司文化?
汪凯:首先我们是一家以科技为主导的公司,人才是第一位的。但更关键的,我希望这个平台能够给员工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让大家都愿意在这个平台上去展现和发挥自己最有价值的一面。

除了具备好的起点,EDA工具是华芯通重要帮手
Danny我们知道,高通公司在初期向华芯通提供了技术支持和IP转移。从长期的技术发展角度,华芯通有何打算?
汪凯:我们在发展过程中会不断积累和加强华芯通自己的IP。借助于国际先进经验,但需要立足于自主创新,这样才能真正成长为一家技术完备型公司。我们的理念是,与国际技术领先公司长久合作,并不断进取,设计生产出系统稳定、国内计算性能最为出色、具备完整安全可控技术架构的国产化服务器芯片。
Danny提到新的产业需要生态系统,华芯通如何看待像Mentor等EDA公司,这些公司在哪些方面可以帮助华芯通快速取得成功?
汪凯: 首先,建一栋房子除了好的设计师和好的工匠,还需要好的工具,没有好的工具,即使能工巧匠,也无法实现理想的设计。随着芯片制造工艺的发展,对工具的需求会越来越高,EDA合作伙伴能够提供好的设计工具。另外,部分EDA公司能够提供IP,可以帮助芯片设计公司快速发展。第三,EDA公司可以提供经验丰富的技术团队,相互协作。

西门子收购Mentor,迎接系统设计时代
Danny您之前曾表达过担心,担心Mentor被西门子收购后会有什么变化?很多人也如您一样有此疑问,我可以在此释疑一下。为什么西门子会对Mentor有兴趣?Mentor为什么会想被西门子收购?实际上,西门子是一家具有900亿美元规模的公司,主导收购Mentor的是西门子的工业软件部门,他们在系统工业软件方面一直排名世界领先。收购Mentor后,西门子就成为了全球第一的工业软件提供商,可是,规模大并不是目的,他们主要看重的是Mentor在EDA行业的技术领导地位。
并且,Mentor是全球三大EDA公司中最了解系统设计的公司,将近一半的客户是系统公司。系统公司也采购了很多Mentor的IC设计工具。
西门子的长期战略是系统和半导体结合所带来的巨大竞争力。因此,西门子对Mentor有兴趣,西门子希望Mentor在IC设计和验证工具方面加大投资。德国等欧洲公司常常会做五年计划,他们愿意做长期投资。西门子为加强在IC方面的投入,收购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Mentor原CEO Dr. Wally Rhines先生任命为Mentor的总裁兼CEO,与以前的位置和职责一样,这表明Mentor仍是相对独立的。在汽车电子和机电等方面,西门子未来会加快与Mentor产品的整合。
西门子认为目前整合如机械、封装、IC等方面达成最优化设计的技术还不成熟,但这样的设计趋势将到来,所以西门子选择和Mentor合并以加速针对系统架构的建设,这是西门子的愿景也是对Mentor的期许。

汪凯:衷心希望Mentor在EDA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Danny感谢汪博士接受采访。中国拥有世界第二大服务器市场,以及很好的高端人才支持环境,华芯通半导体也需要一些先进经验和工具的引入,我们期盼与华芯通继续加强协作,预祝华芯通成功!